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安蓝】雨水幻影

*现paro,青梅竹马设定
*Chesed比Angela大三年
*可能会带来不适,Angela死亡,Chesed精神失常
*Angela人类设定




1.

Chesed没想过Angela会死,从没想过。
太阳会升起落下,潮水会上涨下潜,星星会随着时间的更迭旋转移动。世间的一切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人也总是会死的。就像他认识的大部分的人,老去,变得歇斯底里,变得固执而沉默,变得面目全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怎么都也不应该是她。

Chesed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黑色的雨伞,在黑沉沉的雨天,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没有一个人的墓碑前面。他没有去出席Angela的葬礼,所以现在选了一个时间过来补过了。也许是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原因,所以Angela的墓碑前什么人都没有。但是Chesed知道,是一个月前她刚刚离开的时候,这里一定是挤满了悲痛的人。

Angela生性冷淡,一板一眼,却长得好看,又聪明又有能力,所以总是讨人喜欢。Chesed知道学校里不少的人都暗恋Angela,不但男学生一抓一大把,女性爱慕者也数不胜数。每次站在Angela身边看着那些人闪闪发亮的眼神的时候,Chesed总是忍不住叹气。又是一群瞎子。他总是忍不住这么想,然后回头打量自己面无表情的青梅竹马。

她一定会在他望向她的一瞬间就转过头来。

Chesed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她总是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在他靠近的瞬间就会发现。关于这件事情他曾经特意地问过她,到底是怎么判断他走到她旁边的。毕竟有那么好几次,他还特地放轻了呼吸和脚步,但是依然在第一时间被发现了。Angela对此的回答是,他的身上有一股味道。听说是一种雨水混合着风的味道,海风的味道。Chesed对这个评价不置一词。




2.


大概在他18岁的时候,他和Angela出去看过海。他和Angela所在的小镇离那里有一段距离,最后因为经济方面的问题,他选择了火车。Angela一向有主意,但是那次却是摆出了一副一切都由他做主的姿态。这种罕见的表态让Chesed吃惊的同时也感到了少有的有几分兴奋,他帮Angela一起选好了车票和房间,然后在周末的早晨携手和Angela踏上了火车。

早上的车站也是一副人头攒动的样子,这点是Chesed没有料到的,他原本只是想要拉一把Angela避免她和他走散,结果刚拉到对方的袖子的一瞬间又是一股子人流涌入,让当时显得有点娇小的少女一下子冲到了他的怀里。在真的接触到之前,他真的没想过,原来这个看上去犹如钻石一般坚硬冰冷的人,身上也是那么柔软。她的手小小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牵住了他,透过交叠的手的部分,Chesed感受到了对方手上传来的同样的温热,浅发的女孩因为人潮贴在他胸前,头发被挤得微乱,看上去有点毛茸茸的。

“Chesed,想个办法。”

Chesed低下头,看到Angela抬头微微皱着眉看着自己,她的脸因为距离过近和人流够多而难得地带上了红晕,看上去比平时更多了几分红尘味。Chesed看着怀里微皱着眉头露出少见少女神色的女孩,紧了紧抓住对方的手。

“好。”

心跳声和周围的人群一样吵。Chesed半拉半搂着Angela,两个人总算是挤上了自己在的车厢,找到位子坐了下来。出于人群的考虑,Chesed选择坐在了外侧,让Angela坐在了里侧。Angela原本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只是微微抬了抬睫毛,点了点头坐了下去,什么都没说。

这是一次完全全新的冒险,Chesed觉得可以这么形容这次他和Angela的出行。他做了以前从没做过的事情,见到了以前从没见过的景色,而接下去也必将看到更多。这种想法让他感到全身热血沸腾,Angela一如既往安安静静地呆在他旁边,少见地睁开了眼睛,久久地盯着窗外。

“这些树这么整齐,意外么?”

“……”

Chesed凑了过去,微微笑了笑指了指窗外。Angela瞥了他一眼,没有作声,Chesed看了一眼Angela,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知道了哦。”

“Chesed,你身上有一股味道。”

“啊?”闻言Chesed迅速窜回了自己的位置,有点尴尬地抬起袖子嗅了嗅。Angela看着他的动作,脸上扬起一层浅浅的笑意。

“不是臭味,是一种雨天一样的味道。”

“雨天,Angela你竟然会做这种浪漫的比喻,虽说我是很好奇雨天的味道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果然还是你竟然都会作比喻开玩笑了这件事情更让人震惊。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会冷冰冰的,不知道浪漫和格调是什么呢。”

Chesed放下了手,微笑着调侃了一下Angela,Angela偏了偏头,忽然凑到了Chesed身前,抓住了Chesed的衣领再次往前凑了一步。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小,比之前在站台前的距离也许远了,但是某种意义上却更近了。Chesed被吓住了。瞪大着眼睛看着Angela那张几乎快和他碰到鼻子的脸,看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慢慢靠近,然后错开了位置,靠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白色的脑袋偏了一下,蹭了一下他的头发。

“没有错,是雨水的味道,之前的时候就闻到了。并不是什么浪漫,而是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雨水不雨水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现在要心脏猝停了。

Chesed僵持在原地,凑过对方浅色的发梢看到对面一对拿着行李的老夫妻望着他和Angela露出了一种迷之慈祥的眼神,仔细看的话老爷爷似乎还在做着什么口型。Chesed定眼一看,发现是这样的句子。

【小伙子,加把油啊,我看好你。】




3.

如果送上残余的寿命,可以把时间从此停留在那个时刻的话,Chesed觉得不会吝啬自己剩下所有时间。但是世界上总是没有如果。所以当事情的发展犹如脱了轨的火车一般再也无法控制以后,他只能站在原地不停地苦笑。

他已经做过了所有他可以做到的挣扎,无论是咒骂着该死的命运,还是疯狂地指责,不停地挖苦罪魁祸首,他都做过了。

但是生活无动于衷。


Angela的吻是薄荷味的。
在那个装满星星的晚上,他尝到了对方的嘴唇的味道。
然后在那个接起电话的晚上,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尝到了自己的血的味道。

Angela是在实验室里消失的。实验室爆炸了,听说是同行助手的操作失当,在操作完气瓶以后并没有按照规范安置器械,而Angela当天又没有回去,和同学一起睡在了实验室。结果不知道是谁做了什么,也许是抽了根烟,也许是一不小心在操作中溅起了火花,总之在大家都不知道的如果里,实验室消失在了轰鸣和火焰中。

警方依然在调查事故原因,短时间只有大概的结论,并不可以完完全全作为参考。Chesed不知道接到电话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心情。他恨她。但是他在挂掉电话的时候却依然不住地在颤抖,透过电话,他听到了现场的位置其他遇难者亲属撕心裂肺的叫声,那声音透过线路,直击他的心脏。他觉得自己心口发痛。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这颗心会因为各种原因各种情绪而发生疼痛,因为爱,也因为恨。


Chesed觉得自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4.

相伴着上学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Chesed在高考后执意填了很远的大学,即使节假日也留在大学当地打工和学习,从此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虽然有短信联系,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从此也再也不同于当初。

Chesed记得他离开的那天也是一个雨天。

天色阴沉地像是在下一刻就要压下来,雨大得像是在砸一样,刷拉刷拉的水从云上倒下,在深灰色的马路上碰撞溅出一片一片大朵的水花。他偷偷收拾好了行李,拿了伞打算慢慢走去车站,却是在玄关处就被按下了暂停键。

那里只有一把伞,是一把半透明的白色的伞。是当初和Angela出去一起买的,他当时打趣着这伞很像Angela,特意买了下来,还一直用到现在。之后虽然吵了架,再也不想看到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却是一直没怎么下雨,便是再也没有用过。

现在又开始下雨了。

Chesed在原地停了许久,最后看了看屋外倾盆的雨,还是认命地拿起了伞走了出去。

雨大得让他讨厌,天色暗沉地仿佛入夜,这个世界仿佛就在那一个时间点忽然失去了全部的色彩。雨水冲走了一切,冲走了原来鲜艳夺人,光彩华丽的外壳,只留下一个暗沉又陈旧的影子。世界笼罩在水雾中,Chesed拖着身后硕大的行李箱,一步一步地走着。


马上就可以离开了。离开这里,离开过去,离开Angela。

心口仿佛塞满了棉絮,堵得发慌,同时却又意外地轻松。Chesed想一定是因为自己就要解脱了。

他紧了紧拿着伞柄的手,有一丝雨顺着伞柄滑了下来,流过他的手,慢慢地聚在他的手掌下,然后缓慢地向着地面砸去。Chesed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想往前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理由,他抿了抿唇,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要转头。

于是他转了过去,在那满世界的灰色里看到了一抹让他眼睛发痛的白。对方穿着红色的高跟鞋,拿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雨里。并不是他想象中那种面无表情,她紧紧皱着眉,紧到了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然后,看着Angela皱着眉的脸,他慢慢扯出一个最大的笑意:

“                   ”




5.

Chesed去看了心理医生。

医院里干净而整洁,空气中飘着一股消毒水和药的味道,化学药品的味道。

Chesed觉得这也很像Angela,医院里无论哪里都会让他想起她。白色的白大褂,整洁的房间,化学药物的刺鼻的气味,疼痛的感觉和依赖感。这些都很像她,一切透着冰冷的机械味道的东西都容易让他想到她。

她就是他的噩梦。

Chesed在医生面前坐了下来,那位女性的医生对他笑得和善,用着一种亲切放松又不失距离的态度温声对他问着话。Chesed感受到自己的思绪已经不可控地往着遥远的地方飞走了,虽然他还坐在这里,但是他感觉自己已经离开了。他用心地瞥着窗口打进来的那块阳光,感觉这是这件房间里唯一让他感到了透气的东西。

“Chesed。”

Chesed猛地抬头,看到医生略带着抱歉的笑容看着自己,他马上明白了过来,然后赔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抱歉医生,是我走神了。”

“不,没关系的。所以Chesed先生……”

“嗯,我知道,请继续问吧。我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出了一下神而已。不必感到担心。”

对话不紧不慢地继续,Chesed慢慢地把视线移到对方的脚上,那里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不是红色的真是太好了。

他一边回答着医生的问题,一边懒懒散散地再次往向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色已经变了,那块阳光消失了。

“下雨了……”

Chesed下意识地喃喃道,医生瞥了他一眼,接口了一句。

“对,还蛮大,你带伞了么?”

雨水一瞬间蔓延了进来,带着它们惯有的潮湿和阴冷。Chesed抱了抱肩膀,笑了一下:

“医生。我想起来我还有点急事,我可能需要下次再继续了。抱歉。”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一脸诧异的医生再次扯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他像是有着什么目标一般地在医院的走廊里绕来绕去,最后走到了天桥。走出门的一瞬间雨声变得更大了,Chesed在门口停下了脚步,低下了头,他的眼睛有点发红发酸,这让他感到难过。

他还是没有办法对着医生说出一些应该说出来的东西。

略带着潮意的风迎面吹过来,似曾相识的灰色的世界。Chesed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他有了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这种玄妙的感觉让他此刻很想转过身。

“Angela,雨天一点都不浪漫,很冷。”

他转过头,不出意料地看到医院走廊的灯灭了半盏,剩下的半盏也半死不活,一闪一闪地苟延残喘着。在灯下的阴影里,穿着红色高跟鞋的Angela站在那里。

“你在等我么?”




他已经去过了各种医院,大大小小,权威或是民间。他见过了无数的医生,但是无论如何却都无法摆脱旧日的幻影。他明白,他清楚,她已经死了。

但是她却又活着。

Chesed斜了斜伞,不出所料在墓碑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穿着白色大褂,扎着斜单马尾的女孩暴露在雨中,全身淋得湿透,看上去仿佛活着一样。Chesed伸出手,想要抓住一撮对方的鬓角,然后再次地失败了。他的手穿透过了对方略带着蓝色反光的发丝,像是穿过一层烟雾又或者说是一层投影。他闭了闭眼,然后睁眼看了眼女孩的脚下,那里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呢。”

Chesed丢下伞,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蹲了下去。“求求你了,不要出现了好不好?”他听到自己那么低低地哀鸣着,声音里充满了痛苦和挣扎。但是他又是为何要挣扎呢,这个混蛋死得干净不是最好的事情么。就连这出现的幻影,也应该成为他大肆嘲讽的对象才对啊。

微凉的液体流过他的脸,滴在地上。

“Chesed,下雨了。”

他听到旁边的少女这么说。


评论(10)
热度(46)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