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小品型社会。

话剧式生活。

得到回馈总是让人感动的,但是有时候也仅仅只是如此了。大多数的情绪起伏是因为得到了认可,这对一个创作者来说是一种极佳的肯定,特别是当你处于低潮,有时候不亚于雪中送炭。

但是人又不可以被这种感动捆绑,否则就会变得痛苦不前。

为了现实低头做出妥协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所以不要因为妥协感到自己一无是处或是疯狂谴责自己。

你可以选择你走的路,而且是为自己而不是他人。

别人对你种出的花发出了赞叹,你为这种赞叹而感到满足,这是一件双赢的,互利的事情。

然后你依然可以种花,种什么花,花是什么颜色,什么时候种,它拥有着什么样的浪漫和寄托,这归你主宰。你可以去考虑看花人的心情,是的,无伤大雅。

但是你要...

“栖木,原来你叫林栖木。真是一个好名字。

    我姓许,叫流风。如若有缘,江湖再见。“

“哎哎小道长你怎么又在这种地方,就你这白糯米的样子进来真的很让我担心会被吃抹干净一点渣渣都不留下哎?”

“不要伤心了,人生在世,就是要活一个痛快。来,我带你去喝酒。”

“这么相信我啊,那我也只好如你所愿,全力而为了。毕竟你这份情谊可难得了,我可没有脸皮来辜负了。”

“我人生的目标,就是持剑行侠事,对酒当歌,斩尽人间不平事,看尽尘世芬芳景。如果到时,身边还有一个可以相伴的人,就再好不过了。”

“喂,来嘛,笑一笑?”


【不想上色了。然后就单色了。】

【邱蔡】鹤留星宿

*点文

*正剧向6000+-一发完

*有社会主义内容

邱居新做了个梦。

梦里他在天上走,隔着重重的云海,从天上隔着星宿,遥遥地往下望。他似是已登上了仙楼,两袖清风,踏步落云。只是这似是已得大道一般的场景却并不让他痛快,反而是生出了十足的恍惚来。

云下是武当,是他发誓要用剑相护一世周全的地方。

那么,武当在下,他又是为何在此处呢?

夜里的武当不如白日时风光,静谧时甚至会因为气氛有着几分寥落。往常这时各路各道上都应有巡山的弟子,但不知为何此次他却是一人不见。邱居新觉得心中空落的位置越泛越大,像是被打碎一般,有一丝丝怪异的感受从中攀起。

这种怪异感直到他看到了金顶之下的萧居棠,才忽然...

华山儿子,姿势是招式流星逐月。
内镶的字是游戏照相模式时候的华山题诗后两句。
【剑斩人间不平事,浮云深处藏功名。】

前两句是

【千里赴会成一诺,泰山五岳倒为倾。】

即使过了一年还是——超级喜欢华山。

华山的侠气也好,豪气也好,笑容也好,都超级棒。肆意潇洒的少年侠客——是梦中情人。

人人皆有苦处。

原创小说《偷仙之》相关试阅 (一)

写的仙侠灵异类的原耽小说,感兴趣可以看下

敏感词让我认输,本来想直接发十章,是我输了。完整见评论


第一章  出逃

    杏花偷春意,暖意熏人醉。霞光似情谊,客风犹玉碎。
  “哥哥。”
  许宣转头,看到自己的胞妹许婷立在门口的一株杏花树下,对着他慢条斯理地笑着,一双好看的杏眼弯弯,里面全是甜意。
  彼时正是早春,日光不烈,多许时候皆如花瓣一般轻柔。许婷不知已在树下等了多久,抬头唤他时头上随着动作簌簌地掉下三四片花瓣。许宣没忍住,上前拍了几记,才把幼妹发鬓上的落花打落了个遍,他舒了心,许婷却是不乐意地皱起了鼻子:
  “哥——哥...

1 2 3 4 5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