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我喜欢悲剧性色彩的人,但是并不是只要悲剧痛苦的人就会喜欢。我喜欢就算再痛苦也要挣扎的人,痛苦对他们来说就是刮落蒙尘的灰土的刀,切着皮肤削下曾经,剥落出一个灼灼发光的他们。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极其残忍的过程,但是正是这个过程才会铸就最之后我喜爱上的人物,从这种意义上来看我也是一个糟糕的人……可是苦难带来的矛盾和挣扎性真的是一种极为吸引我的特质……磨砺出的那种坚强太过于耀眼。
在痛苦和知晓一切之后,用坚强做根,眼泪做叶生长出的温柔瑰丽到不可置信。

评论(1)
热度(14)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