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白蓝】待确定项

*学院设定

*是Angela性转xChesed

*可能也含有AngelaxChesed

*脚踏车

 

 

 

Chesed很讨厌自己的学妹。
Chesed很讨厌自己青梅竹马的白发女孩。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他就无法对对方做出拒绝,哪怕是嘴上说的再过分,表情摆的再厌恶,他都无法真正地拒绝她。他害怕她,从内心的最深处开始。

从小一起长大的他自认也许比她的父母更加了解她,这是一个无血无泪,没有感情的怪物。她容貌姣好,身材曼妙,学习能力强大,行事果断而正确。她简直就像是一部机器,从他认识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见过她出过错,仿佛在她脑内有着一个最先进的计算器,高功率地运算着帮她完成她计划中的所有事。

他讨厌她,但是却总是和她在一起。他们一起上学,一起下课。每天放学,他走下楼,都会看到那道白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门口,犹如一朵幽幽盛开的白色玉兰。

“Chesed。”

总是这样的,Chesed慢慢地走过去,白发的女孩宛如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在他靠近的时候迅速地转身,轻轻地喊出他的名字,Chesed微笑了一下,走上前去接过了女孩手中的书包。

“走吧,晚上你打算吃什么。”

“今晚我不吃东西,我出去有点事。”

意料外的回答让Chesed停住了脚步,他站在原地有点不可思议地转头:

“不吃晚饭去图书馆看书么?天哪这太让人吃惊了,你竟然会有改变日常计划的那一天。”

“不是。”

女孩转过头,微微皱了皱眉。她似乎本身也对这突发的事件并不是很乐意,但是在抬头看了一眼Chesed之后,女孩那蹙起的眉头就忽然完全舒缓了开来,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让她觉得愉快的事情,扬起了一抹让Chesed觉得有点胆战心惊的微笑。

“是我会高兴,你也许会……惊讶?或者是有点想跑的事情吧。他回来了。”

“他?”

Chesed感觉自己的喉咙有点发干,他有点生硬地咽下一口口水,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痛。“所以说,是……”

“安基拉,我的双胞胎兄长。你不可能忘的,不是么。毕竟我们当初一起长大,他甚至因为性别应该和你更加亲近一些才对。”

 

 

Chesed都有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里的,也许是用飘的。

他回到了他干净整洁的小屋,那个和Angela家紧挨着的小屋,用像是失去了骨头一般的幽浮的步调走到了沙发以后,他就一头栽了下去。现在是下午五点,因为是夏天的原因,天色还很亮,金色的阳光透过飘扬的白纱打进客厅内,打在他的脚上,有点暖洋洋的。

但是他觉得自己全身发冷。

Chesed尝试冷静,他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去厨房给自己倒一杯咖啡,他太过于慌乱了,以致于他都懒得穿鞋。

咖啡,咖啡。他在脑内疯狂地重复这两个字眼,仿佛念着它们他就会得到冷静。事实上这也的确有效,等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厨房的时候,他的呼吸已经平复了。他在原地站着发了三秒的呆,然后反应过来开始打开橱柜拿出器具磨泡起来。

这些器具碰撞的声音和咖啡的香味让他安心,即使他还没有喝到嘴里。

Angela算什么。他这么在内心诽谤了一句。什么都比不过我的咖啡,等喝了咖啡我就可以冷静下来,然后忘掉这两个该死的冷冰冰的人了。这两个肆意妄为,总是对他指手画脚,说一不二的,糟糕至极的家伙。


就在他那么半泄愤一般地在心中碎碎念着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个熟悉不过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Chesed。”

即使不回头,他也知道身后站的人是什么样子,Chesed的表情僵住了。

“你又在喝咖啡。”

一双修长而白皙的手穿过他的腋下,在他身前一环,把他往后带了过去。Chesed下意识地没有反抗,僵硬着全身被背后的人抱在了怀里。噩梦重现也许就是这样,他盯了一眼手中的咖啡,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地啜了一口。

好苦。

在舌头上融化的苦味也许不止是咖啡。Chesed想要微笑一下,然而还没有牵起嘴角,他就被身后的人抓住下巴掰过了头,白发金眸的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毫无预兆地吻了过来。这个吻粗暴极了,没有任何技巧和前戏,对方仿佛要他窒息一般开场就全力以赴。打开他的口腔,缠住他的舌头,吮吸走他的所有水液和空气。

该死的。

Chesed挣扎着尝试在这个吻之间得到喘息,因为一手拿着咖啡,他只有一只手去挣扎,这显然太过于无力了。然而让他隐隐对自己更加失望的是,他发现双唇相接的时候他竟然依旧会和以前一样失神。这对双胞胎兄妹长得实在是太过于好看,即使像是他这样子知道他们本性的人,也依然容易被这幅皮囊迷惑。

“你在开小差么?Chesed,这不礼貌。”

“是么。”

Chesed笑了一下,露出一个带着挑衅的笑容:“对着你我何必要礼貌,你对我礼貌过么,安基拉。”他努力地让自己的眉毛皱得更加紧一些,笑容更加嘲讽一些,虽然他知道这些对面前的这个人来说也许并没有一点用处。但是只要一点,哪怕是一点点,如果让这个人露出不悦或者是吃瘪的表情,这对他来说都是最好的报复了。

“……”

安基拉没有回答他,他平静地站在那里,良久仿佛好像像是认同了他一般地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

挫败感也许就是这样。Chesed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对抗的力气,他抿紧了嘴唇看着白发的少年放开了他,熟门熟路地坐到了他刚才躺过的沙发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和Angela一样,一旦他闭上眼睛,他看上去就极为的纤细不染,仿佛把所有的狂气和情绪收敛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温柔而安静。这点上也许他们都是一样的,拥有着某种欺骗性的外表。

“晚上来我们家玩么,Chesed?”

在他转身打算回厨房倒掉那杯已经有点凉了的咖啡的时候,安基拉忽然开了口,Chesed手一抖,没有拿稳手中的杯子,他手慌脚乱地尝试挽救,最后总算是抓住了杯子,但是他的衣服和裤子,还有手上脚上却已经全溅满了咖啡渍。

“我不想来,安基拉,我不喜欢你。”

 

 

 

Chesed讨厌安基拉。

在当初就讨厌,在这个少年第一次吻他的时候就讨厌,在第一次拥抱他的时候就讨厌。

白发少年的眼睛空空荡荡的,犹如一面清晰不过的镜子,里面从来不会投射出他。

也许他曾经是喜欢过安基拉的吧?满怀希望,心怀憧憬,在憧憬英雄,对世界充满幻想的时候,这个从不会出错的天才就是最好的榜样,他依赖他,倾慕他,想要得到他的认可,想要让他的想法,他的努力被他微笑着夸赞。

现在想来这真是可笑极了,当初的自己到底是天真到了何种地步。但是又怎么能怪他呢,面对这样的怪物,谁不会被欺骗,谁不会被吸引呢?特别是当他还站在你的阵营,作为你的军师,作为你的堡垒的时候。

Chesed划了一下浴缸里的水,深深吸了一口气,尝试下潜。水下让他感到平静,这是除了咖啡以外另外一种极为有效的得到平静的方法,他想自己也许和水有缘,如果以后真的不想活了可以考虑去跳海。在深蓝色的海底慢慢地失去意识,在逐渐加大的水压下慢慢停止呼吸,这应该也蛮浪漫的。

蛮浪漫的。

他在水下抬起头,原以为会看到浴室那暖黄色的灯光,但是最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抹白色。

“安基拉?!”

“对,是我。”

“是你个什么鬼啊?!你怎么会进来?!我记得我上锁了?!”

Chesed从下意识浴缸里坐了起来,然后想了想又往下蹲了蹲,往后挪了挪。安基拉没有在意他的动作,自顾自地坐到了浴缸的边缘,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拉住他。

Chesed情不自禁又往后缩了缩,但是他的后背早已靠到了浴缸的边缘,他退无可退,只能努力地往后仰,避开安基拉伸过来的手。

“你为什么要躲开。”

虽然是疑问句,语气却一点都没有疑惑,Chesed皱紧了眉头想要反驳,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了客厅有了动静。

“Chesed?你在么?”

这一声呼唤把他吓得一下子闭上了嘴,他望了眼衣冠楚楚坐在自己面前表情毫无动摇的安基拉,又看了一眼躲在浴缸里的自己,别无选择之下只能心虚地展开毫无震慑力的威胁:

“你不要出声。”

白发的少年瞥了他一眼,意外得配合,安安静静地坐在了那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Chesed稍微松了一口气,听到声音逐渐从客厅靠近,开始往浴室的方向飘来。

“Chesed?不在家么?”

是Malkuth的声音,Chesed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又望了一眼坐在浴缸边缘的安基拉,安基拉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平静地回望了过来。Chesed又在对方的目光里后退了一步,动作有点大,以致于溅起了一点水花。

糟了。

“Chesed?”

果然Malkuth的声音靠过来了。Chesed狠狠瞪了安基拉一记,屏住了呼吸。在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门外Malkuth的脚步声在哒哒哒得持续着,大概过了五分钟,Malkuth才仿佛真的死心了,小声嘟囔着Angela不是说他在家么急急地往着门口走了过去。

Chesed重重缓了口气,靠在了浴缸边上感觉自己头痛地更加厉害了。然而还没等他再次抬起头来,那抹一直安静地呆在旁边的白色忽然有了动静。对方一脚踩了进来,然后跨坐在了他身上。

“!?安基拉?!”

Chesed下意识要出声叫喊,然后在要喊出口之前却又想起Malkuth还没有完全离开,生生把声音压了下去,最后嘶哑着声音磨着牙扯起了自己的头发。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是被这里面的气氛弄得也不清醒了么,给我走出去,穿着衣服进浴缸像什么话,幸好你没有穿鞋,不然我肯定叫你好看。“”

之前放在浴缸里的迷迭香精油的味道的确还没有消去,他不讨厌这个味道。安基拉垂下头从上而下地俯视着坐在浴缸里的发小,然后把手放在对方的胸上摸了下去。

“你的身上很烫,Chesed。”

“……”

Chesed不自在地往后缩了一步,然后推开了安基拉的手。

“可能是泡久了,你让开,我去穿衣服。”

“是么。”

白发的少年的声音没有任何波动,他一把按住了Chesed的手,然后挤了下去。这个浴缸一个人泡还算宽敞,但是两个人就显得过于狭窄了,特别还是两个发育正常的男孩,Chesed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挣扎了无数次,但也许是因为一开始就有着无法敌过对方的认知,他又失败了。只能看着对方那张完美到天怒人怨的脸慢慢地在脸前放大,又是吻。

安基拉的吻落在他的脸侧,然后缠绵着落到他的耳朵,Chesed感到自己因为紧张绷紧了全身,结果却变得更加敏感了,不但耳朵被吮吸的感觉,对方顶在在腿间的膝盖的动作他也一清二楚。羞耻和恐慌混杂,混合着一些他自己也不明白的释然和不敢承认的情感,他又叹了一口气,然后他感受到了安基拉似乎笑了。

“你这方面,还是不讨厌我的吧。”

啊啊,这点也讨厌。

Chesed转过了头,避开了安基拉的微笑,他不想看到他的脸,这太讽刺了。安基拉望了他一眼,把手慢慢地若即若离地往他身下摸了下去,Chesed颤抖了一下,手慢慢握紧成拳。

“看着我,好么?”

Chesed没有回头,他咬紧了自己的下唇,努力压抑住自己快要飘出来喘息声,他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因为生理的反应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眼泪,但是他无法控制,这糟透了,他还是任由他们摆布。

“……Chesed。”

安基拉静静地喊了他的名字,Chesed激灵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了这句呼唤也许和平常不同,他猛地抬起头来,他想要看到这个人的眼睛,他想要确认一下他的想法,他感到自己的心脏狂跳,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那一刻涌上了头。但是在他看到对方的眼睛之前,另外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门口响起了。

“Chesed?”

白发的少女平静地推开了门。

Chesed震惊地抬头,错过了身上那个少年眼睛里一闪即逝的东西。但是此刻他也全然无暇顾及了,门外的少女微笑地看着他们,正在慢慢地走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

 

 


评论(4)
热度(46)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