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蓝绿蓝】啤酒与咖啡因幻觉

啤酒和咖啡不同。


Netzach大口地喝了一口啤酒,感受着带着气泡的液体在口中慢慢地蔓延,那些小小的个体像是烟花一样在他口中炸开,然后融化,和原本就醇厚的液体融合在一起,然后慢慢流过他的喉咙,进入他的身体。麦香和酒味混合在一起,笼出一种浅薄的宁静的错觉。Netzach笑了一下,然后再次灌入一口,这次动作稍微有点急躁了,导致有一些亮晶晶的液体顺着他的嘴角淌了下来,但他不是很在乎,只是继续用一种像是看着什么稀有品的眼神看着他的前方。在那朵绿色玫瑰的下方,一抹蓝色修长的身影坐在那里。

这可真是稀客。福利部兢兢业业的部长怎么就光临了他这,下层已经变得那么闲了么。看来也许这届的主管的能力不错?又或者是这公司压抑的气氛让这个好像不会动摇的人终于也疯了?

想到这里,Netzach的笑意微微顿了一下,朦胧的视线中,那个蓝色的身影转过了身,似乎是看到了他。玫瑰下的身影站了起来,和他想象稍微不同的,依然风姿偏偏地走了过来。

得了,绅士先生走过来又是要干什么呢?告诫他戒掉该死的酗酒的毛病还是谴责他又因为情绪化的行为导致业绩惨白?Netzach一边在内心加紧时间吐槽了一句,一边又慢慢悠悠地往嘴里倒了一口酒。举着酒的手放下的同时,蓝发的精英也走到了跟前,对他展开一个无懈可击却在他看来空洞至极的微笑。

他的咖啡依赖症某种意义上和我也差不多啊?

“Netzach。”

来了来了,这种让人讨厌的语气。Netzach晃了晃头,像是想要赶走已经萦绕上来的醉意,又像是想要更加沉沦其中,他像是一只已经吃饱喝足的猫,用一种懒洋洋的眼神瞥了Chesed一眼,然后迅速地转开了视线。Chesed看着他的表现,轻轻地笑了一下。

“别闹了。”

啊,讨厌。这种干净又温柔的声线。讨厌。

不过至少比Tiphereth那高昂又刺耳的尖叫声好。

Netzach面无表情地看着Chesed凑上了前来,撩起一缕他的长发,旁若无人一样地玩了起来。精英先生此刻站着,对着他微微弯着腰,因为角度Netzach看不到他的眼睛。只能通过安保部那算昏暗又不昏暗的莹绿色的灯光瞥见那蓝色的微乱的发梢下微翘的嘴角。

这个人,他也许比自己更糟糕。完全看不懂他,也应付不了,不管怎么嘲讽也好,挖苦也好,又或者是逃开也好,都像是投入了幽深的海水之中,没有一点点的回响。唯一的浪花,也许就是他偶尔像是心血来潮一般的明明不是刁难的刁难。

“这次怎么不逃了?”

“反正也逃不过,而且也很麻烦,没心情。”

听说长期喝咖啡的人会咖啡上瘾,一旦停止饮用就会有后遗症。大部分可以麻醉神经的东西总是这样。Netzach看着Chesed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放下了他草绿色的长发,然后逐渐放大。脸颊上微凉的触感让Netzach微微一跳,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他的这个反应似乎让Chesed觉得有趣,又再次轻轻笑出了声。

“就是这种时候,我会觉得你很可爱?”

“啊?”

Netzach不明所里地睁大眼睛,看到对方弯了弯眼睛,然后嘴上落上了一个浅浅的吻。





从那以后,Chesed就总是会来造访安保部了。

Netzach不是很明白,在他看来他和这家伙就像是两个极端,两条平行线,除了算是同事以外实在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有任何的交汇点才对。然而事实就是这样。这位福利部的绅士,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拜访了。有的时候Chesed来找他的时候他不在,这位精英也不会离开,而是用他良好的手腕,既不费力也不着急地找到线索,最后揪出他所躲藏或者是沉醉的地方,把他拉到现实里来。

这让Netzach多多少少感到了不快,他不想离开梦境。

这次他躲到了一个储物柜里,带着酒躲进去的时候他还多多少少注意了一下周围,确保没有任何人看到。天杀的上次他就是那么不小心了一点,被人看到了以后,这个蓝头发的恶魔就不知道从谁那套出了消息,跑到了他醉生梦死的地方,不但又打断了他的梦境,还又和他接了吻。

是的,他们接了吻。

和上次的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不同,在那个没有一个人的房间里,那家伙锁紧了门,带给他的是快要窒息的拥抱和深吻。

当时他还没有喝醉,而Chesed明显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他的动作相比平时变得更加有力了。在惯例地撩起他的头发玩了一会以后,他忽然的就靠了过来。因为Netzach的确还清醒着,所以这次他清楚地看到了昏暗的光线下对方的脸,还有那双温柔的琥珀色的眼睛。

是温柔的么?

“你干什么?!”

当时他用力推开了Chesed,因为太过于意外所以多少有点没有收住力气,Chesed被他猛地推出去,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好歹是没摔倒,所以他又坐了回去。只是连酒都多多少少有点没心情喝了。

“正如你所见的一样,我想要亲你啊。这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么。”

和他的反应截然相反的,Chesed非常冷静,他甚至还依然有心情笑。

Netzach皱了皱眉,他一向喜欢皱眉。Chesed在他皱眉的时候又往前走了一步,这次他没有阻拦,只是带着不解问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蓝发的福利部部长慢慢地靠近他,他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手指交缠,十指相握。当两双手合在一起的时候,Netzach忽然发觉对方比他想象的要瘦。他抬起头,看到Chesed也在看他,那双眼睛一如既往地平静。他望着那双眼睛,忽然就不想挣扎了。

“好吧。”

Natzach听到自己叹了一口气,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叹气。紧接着他微微坐起了身,把手放在了Chesed的肩膀上,把对方猛地一压,然后在对方难得的意外的眼神里,把嘴唇凑了上去。

即使是男人的嘴唇,也是柔软的呢。

Netzach抿了抿嘴唇,吸了一口气的同时放开了Chesed,跌坐了回去,大口大口喘气的同时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并没有什么苦涩的感觉,这位常年咖啡的部长意外的嘴巴上却没有苦味呢,难不成是来找他之前就漱过口了。

“你很意外么?”

Netzach看着似乎还有点怔神的Chesed,抹了抹嘴露出了一点笑容。虽说过程很莫名其妙,发展也很莫名其妙,但是可以看到这家伙露出这样的表情也不坏。

“是的。”

没有任何预兆的,Chesed忽然就把他拽了起来,然后再次狠狠地摔了下去,两个人都重重地倒在了地上,滚了几圈。地板上没有别的东西,所以Netzach摔得很疼,下意识地叫痛以后,他发现紧紧地抱住了他的精英先生的力道也是一样地让他觉得无法呼吸。Chesed紧紧地抱着他,他的力气仿佛在刚才那一刻忽然地迸发了出来一样,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开了闸门一般,他的手勒的他的腰和背骨头微微发痛。

“喂,你没事吧。”

Netzach咧着牙拍了拍明显有点不正常的蓝发青年,对方没有应声,只是把头往他的肩膀的位置靠了靠。许久以后才慢慢地放开了他。Netzach动了动,想要撩开遮在Chesed眼前的刘海,却被他握住了手,然后Chesed的吻犹如雨水一般落在了他的身上,额头,脸颊,鼻尖,脖子,最后是嘴唇。

Chesed这次的吻极为的漫长而用力,每次当Netzach打算稍微后退一些,他就会用手拖住他的后脑勺,再次强硬地亲上去。认知滤网真的十分全面,Netzach不但感受到了对方温热的铺在脸颊周围的呼吸,还感觉铺天盖地的都是Chesed身上那种淡淡的味道。那种淡淡的,凛冽的雪松和杜松子的味道。

和本人一样,温柔而冷漠的味道。

Netzach有些脱了力,本来还和Chesed像是斗气一般地,在唇舌相交的时候暗暗用力,侵占对方的领地,此刻却是有点力不从心,最后选择了微妙地转头,错开对方依然在落下的吻。

对方的吻落在了他拉开的衬衫上,他的锁骨上。Chesed把手顺着衣缝伸了进去,Netzach咬了咬牙,感觉自己本来好不容易降下去一点的温度开始再次升腾。Chesed的手缓慢而暧昧而顺着肌肉的轮廓攀爬着,每处点过的地方都像是被点了火一样,开始发烫。

“好了!住手吧。”

Netzach捉住了Chesed的手,把它提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对着手背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杯咖啡已经冷了,虽说我知道你不介意,但是冷掉的咖啡是真的味道并不是太好。”





“以后少来吧。”

Chesed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用眼神示意自己的疑问,难得地没喝酒的Netzach有点恹恹地看了他一眼。

“不要给我期待。”

“是么。”

蓝色的青年笑了笑,Netzach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张脸他还是怎么看都看不爽,却只能承认另一种方面又很顺眼。

“没事就走吧,走走走,等下Tiphereth就要来了。到时候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简直就是灾难。”
“是么。”

Chesed的声音里多多少少带了点笑意,他抬头,看到Netzach意外地看着他。他收敛了一下笑容,再次变成了那种秀秀气气,温和有余的表情。Netzach转过身,做出了一副不再理会他的表情趴在了桌子上。Chesed又望了他一眼,晃了晃自己的杯子就要开门离开。

“喂。”

“?”

带着微笑的福利部部长转身,微微偏头平静地看着他。Netzach张了张嘴,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那天,在你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蓝色的雨水么?

评论(5)
热度(48)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