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所以最后他伸出了手。
对方白的过分,略显纤细的脖颈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他面前,随着呼吸用一种几乎察觉不到的幅度上下伸张。
看上去像什么,手感感觉会很不错。
他不着边际地想着,手终于搭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微微用力,把整个脖子都握住了。对面依然是一言不发,由着他动作,没有挣扎,甚至算默许。
只要再用一点力,就结束了。
但是内心依然是茫然而没有章法,心脏像被泡在秋天的雨水里,不但冷冰冰的,而且因为吃水过多在不停地向外冒着气泡。

评论
热度(2)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