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创造一个世界,这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头像是patch画的女儿。

Afterglow

“陛下,您知道么?”

金发的金丝雀靠近黑发的男人,轻轻笑了一下。

“我越是清醒地意识到我爱您的时候,我就越会感受到痛苦。”

“我爱您,陛下。”

“就像花儿眷恋着泥土,鸟儿恋慕着天空。我对您的爱便是如此的,从我睁开眼睛开始的那一刻起,就仿佛本能一般地向您靠近。”

“我原先是那么想的。”

穿着黑色礼裙的金丝雀坐了下来,静静地拉住了黑发男人的手,吻了一下。她的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掩盖住了情绪。她的手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即使隔着那么一层布料,依然感受不到任何属于人的热。她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死了一样,空空荡荡,没有一丝生气。

但是她却依然在动,在微笑,在用着一种悲伤,爱慕,混合着绝望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从未老去的皇帝。她拉着他的手,靠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一株快要枯死的藤蔓。

“……我也爱你。”

像是被震惊了一般,黑发的男人隔了很久才回神过来,望向了半跪坐在那里的他的妻子。

“你……也要离开我了么。”

“……”

金丝雀的眼中闪动了一下,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却还是放弃了。等到再次开口,脸上也再次带上了那种犹如夕阳一般的笑意。

“是的。”

“陛下,我……深爱着您。但是同时,我也爱着我自己。”

“当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以后,一定就是离别的时候了。您也很清楚不是么?”

 

黑发的男人垂下了本来想要抓住他妻子的手,看着她静静地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站到了窗边。她的金发在在空中飘荡着,就像是最开始的时候,最开始的那个她手里拽着的缎带,一样颜色鲜艳,娇嫩,充满了生机。他的妻子背着光,依然望着他,此刻的她好像是活过来一般,眼中重新有了颜色。他觉得他再次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初见时瞥见的星辰。

“陛下……”

他的妻子站在他不远处,静静地呼唤着他。她立在风中,咫尺之距便是天空与荆棘。

“如果可以,不要再爱我了。”

 

一瞬间仿佛多个片段回放,多个场景重叠,一双双一模一样的眼睛交合在了一起。在这高塔之上,仿佛就被设定了结局一样,无论多少次,多少次,最后都是一样的命运。不死的皇帝呆立在那里,看着那颗刚刚开始发光的星辰再次从他身边溜走,向着他抓不到的方向划去。

无论用多少甜言蜜语,用多少的爱意和谎言,在意识到真相之后她总是会选择离他而去。

这就是他尽心竭力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关在笼中的鸟儿,不知何时起就无法再触及到的星辰,无论重复多少次都无法从心中拔出的玫瑰花,他……已经不知道是爱,还是不爱的妻子。

他的艾莉丝泰莉雅。

评论(2)
热度(21)
© 沉沂 | Powered by LOFTER